吃土黑鹫维洛蒙

这里维洛蒙,外号乔治三,维鸽子。主活跃于米英/fgo,其他的看置顶。

天雷md/D5,基本信条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但愿不要自找麻烦谢谢。

门牌号:435084175,欢迎扩列

【APH/本家扑克设定】大长篇 endless 13 days 预告【独伊线】

本篇预告为独伊线,涉及部分剧透,非独伊厨请做好避雷准备,谨慎阅读。


“维斯齐亚诺,你想要让你的国王路德维希回到你身边?”

“是的。哪怕用我二十年的生命来换也在所不辞。”

“这倒不用。你只要将名单上的人全部送到我面前即可。”

 “好。”

  年轻的红桃Jack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在某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见到了神明。他向神明表达自己的诉求。神明的回答很是简单。

 黎明照常降临。这是失去那个人的第二天。整个朝廷沉浸在悲伤中。红桃国的皇后陛下——本田菊,身着白色素衣,已守了整整一夜。

 梦醒时分,费里西安诺将出现在枕边的名单叠了三叠,放入上衣的秘密口袋。他来到王宫的议事厅。菊仍在那里,已经守了一夜的他有些体力不支。立在两边的侍从立即上前去扶住他们的皇后陛下。

 “菊,你已经跪了一夜。按红桃国的礼法,现在应该是礼节已至,不必继续。”费里来到菊的身旁,轻声细语的说道。怕是惊扰了逝去之人的亡灵。

 “费里桑的心意,在下领了。只不过,在下身为路德桑的皇后陛下,按在下所了解到的,必须跪守三天三夜才能算礼义尽致。”

“不要再念叨你以前在黑桃国了解到的东西了,菊。我来替你。你现在需要休息。”费里西安诺命侍卫带菊回卧房休息,他亲自代替菊,跪守剩下的三天两夜。表面上说,他是在担心菊的安全,事实上,他也想一个人再静静地回想一下过去三个人共同执政,共同相处的美好时光。

 “呐,路德,我现在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我虽然还需要你的保护,但是你一定没有忘记我们的‘钢铁缔约’了吧?说好的哟,如果路德遭遇危险的话,我一定会去救你的。可是如今你我不能再相见,那么,我替你报仇如何?”

 他抬头看向墙上挂着的路德维希的一幅画像。泪水从眼角滑落。

画像上的路德身着戎装,骑着一匹高头战马,走在队伍的最前列。而在画面的一角,是将战旗高高举起以示胜利的他。

 “这是我们最辉煌的一次胜利。远征黑桃国,夺回东北部的奥兰低地。还成功粉碎了梅花国试图分裂我们红桃国的阴谋。但是呢,路德已经不在了,黑桃国又把奥兰低地抢了回去。趁火打劫,真是个狡猾的国家呢。”

 他从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拿出枕边的名单,确认身旁无人后才重新展开,他将名单平铺到地上,用手抹平翘起的边角。名单是一张高级信纸,在右下角有红桃国的国徽作为水印,名单上登记着十几个人的名字。

 看完名单,大厅里回响着钟楼的整点钟鸣,一共九下。现在是上午九点整。费里西安诺揉了揉他刺痛的太阳穴,身体有点左右摇晃,看上去重心不稳。在一旁的侍从立即送上点心和茶水。

“费里大人,您刚才没事吧?要不要吃些东西补充体力?”

“这倒不必了。谢谢你。刚才我想打瞌睡,但是我好像听到了路德在呵斥我。我现在没事了。”

“国王陛下呵斥您……?嗯,小的明白了,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只需一个手势就行。如果感觉有些累,小的让基尔伯特大人替您一会。”

侍从回到原处待命。费里西安诺挺直腰背,拿出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继续跪守。但是,窗外灿烂的阳光晒的他有些昏昏欲睡。

他觉得自己现在正置身梦中。可是,这如果是梦境的话,路德维希一定会唤醒他的。这大概是梦境与现实的边缘,有一部分是真实的,记忆中的场景进行回放,而有一部分是虚假的,完全只是自己的想象而已。

 他看到大家正在和黑桃国交战。第一波攻击的敌人是一群机械兵,像机械兵这种喽啰,路德维希不费多少力气就可以把它们全都毁掉了。

 “量产型机械兵居然在路德维希面前不堪一击阿鲁,那,换装备更高级一点的机械兵。阿尔弗雷德这小子倒弄出来的机械兵,看着很厉害,但是在其他国家的国王面前怎么都不堪一击呢?回去应该给他提提建议。”

“他真是淡定呢,路德,要不要我去试探一下?”他说了和当时一样的话。路德维希也给了他同样的回答:“不必,交战只是暂时的。一旦你和王耀交手,阿尔弗雷德那家伙肯定会带着亚瑟过来。别忘了上次咱们三个去王城的时候,被亚瑟打的有多惨吗?”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逆转路德的命运,我不想再失去他了!”费里西安诺观望了一会,他终于下了决心,拿起作为长枪的战旗,冲向敌方的阵营。

我这次,不会再失去你了。

我已经,不再懦弱,不再只会和个像个笨蛋一样,被路德和菊所守护着,和个累赘一样……也不再是每次交战最先逃跑的那个。

等着我,我会逆转你的命运的,我亲爱的王——路德维希。我以红桃国Jack,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之名起誓。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吃土黑鹫维洛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