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黑鹫维洛蒙

这里维洛蒙,外号乔治三,维鸽子。主活跃于米英/fgo,其他的看置顶。

天雷md/D5,基本信条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但愿不要自找麻烦谢谢。

门牌号:435084175,欢迎扩列

APH版白雪公主【米英向】


  就是本人脑洞开太大的产物,整个剧本已经疯掉。这是个爱(guai)与(mai)亲(ren)情(kou)的故事。后方情节被大量篡改注意。
主cp为米英,注意避雷。
  在扑克黑塔的世界,有一个国家叫方块国。 在方块国君临顶点的是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弗朗西斯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叫马修。
方块国的王子马修已经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纪,但是马修他本人对此毫无兴趣,他成天只是将自己和从小到大的伙伴熊二郎关在书房里读医学书籍。
弗朗西斯对此很发愁,他想从隔海相望的邻国黑桃国带(guai)回来一位美人给马修当王妃。
  这一年,黑桃国新的皇后罗莎在窗边刺绣,她抬起头来看向窗外的晴空,说:“克罗诺之神啊,愿我能生下一个孩子,眼睛和您赐予黑桃国的礼物——广阔的领海一样是蓝色的,头发是这阳光一样的金色,肤色和雪一样洁白多好啊。”
  十个月后,罗莎真的有了一个海蓝色眼眸的孩子。但是两人还未给孩子取名,罗莎就去世了。
  艾米莉很伤心,为了黑桃国的稳定,她只好娶黑桃国最强大的魔法使——柯克兰家族小儿子亚瑟·柯克兰为新的皇后。亚瑟是黑桃国公认的美人。
亚瑟来的时候,带了一面镜子和一张椅子。这面镜子从不对他说谎。而那张椅子,则是远近闻名的“诅咒之椅”巴斯比之椅。
  亚瑟给孩子取名为阿尔弗雷德。艾米莉很高兴。
阿尔弗雷德的成长速度很是惊人。不过艾米莉没有说什么,只要有人继承她的王位就行。倒是亚瑟被这孩子的成长速度吓了一跳。
巴斯比之椅和镜子是亚瑟皇后最好的朋友。每天亚瑟都会问镜子:“魔镜啊魔镜,我是不是黑桃国最强大的君主?”魔镜每次都说:“是的,master,您是黑桃国最强的君主。” 而巴斯比之椅,是亚瑟用来对付魔镜告诉他“有叛国倾向”的大臣们的。
  阿尔弗雷德17岁那年,国王艾米莉去世了。王位空缺。阿尔弗雷德是唯一的继承人,但是,阿尔没有表态,只是要求“离开黑桃国,去外面的世界闯荡一番”。
那天晚上,亚瑟再问魔镜“谁是黑桃国最强的君主?”时,魔镜给了不同的答案:“是那在闯荡世界回来以后即将成为国王的阿尔弗雷德。”
  亚瑟不想让阿尔弗雷德当这个国王,一是因为阿尔年龄太小,登基后易诱发黑桃国国内动乱或者凭借年龄小任性执政,结果成了暴君;二是因为亚瑟他也想继承王位。
为了能让自己顺利当上国王,亚瑟狠下心来,决定杀掉阿尔弗雷德。但是他舍不得亲自下手。
  亚瑟找来猎人弗朗西斯,让他把阿尔弗雷德带到边境森林的最深处杀掉。他要求弗朗西斯带回阿尔的一只眼睛和心肝,以证明阿尔死了。
        而弗朗西斯,将阿尔弗雷德带到了方块国。他想让马修嫁给阿尔,结果马修严词拒绝。马修之后又以绝食七日,闭门不出来吓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无奈,只得想杀掉阿尔弗雷德给亚瑟好交差。他让马修去杀掉阿尔。
马修将阿尔弗雷德带到黑桃国边境的森林后,却并没有下手。他把刀子扔在了地上:“阿尔,你快点跑,跑的越远越好。”
  马修特意将晚饭里的鸡心和鱼肝剩下来,又找出一只怪物的眼睛,让弗朗西斯用这个给亚瑟交差。
     阿尔十分感谢马修手下留情,在马修的催促下,他转身跑入森林的黑暗深处,没有看到马修的眼中流露出的复杂感情。
      蜿蜒穿过森林后数日,阿尔弗雷德发现一个属于小矮人的小别墅。因为没有人在家,他偷偷吃掉了橱子里的面包,喝光了小屋里储备的鲜牛奶。然后拼起了所有的床——最后拼起的床还是有点挤,不过他凑合着就在床上睡着了。当小矮人回家时,他们发现家里的一切都是一团糟。而且,阿尔还把他们的小床压塌了。
“我的天呐……咱们今晚这是要打地铺了吗?!”彼得看着被阿尔压坏的小床说  
“ve!哥哥,有陌生人啊!”叫作费里西安诺的小矮人突然叫道。
“笨蛋弟弟,你这样会吵醒他的!”罗维诺凑上前去,拉扯着费里西安诺的呆毛。
“他这样做必须支付住宿费啊。”霍兰德粗略计算了一下小屋的损失。
   “路弗斯,有陌生客人,要不要准备点心呀?”豆丁费里说。
“我觉得应该准备。毕竟对方是客人。”路弗斯回答道。“但是,他也不能算客人啊,他把我们的床都压坏了。”
“来了个麻烦的客人啊。”王嘉龙发现橱子里的面包不见了。
“牛奶也被他喝空了。”艾斯兰摇摇头说。
   他们大声讨论着床上的陌生来客,这时阿尔醒来了,他十分惊讶自己的床边出现了这七个小矮人。他对他们解释发生了什么事,并询问自己是否可以留下。小矮人听了他的经历,也十分可怜他。
     其中那个叫路弗斯的小矮人先开口说:“欢迎,远方的客人。若想长住,可以帮我们做一些家务吗?”
“是的。”王嘉龙接着道:“如果你保持房子的整洁,做饭,铺床叠被,洗衣服,并使一切干净有序,你就可以和我们住在一起,你会有你想要的一切。”
        他们警告阿尔独自在家时要小心,不要一个人到山里乱跑,也不要相信陌生人。
    与此同时,黑桃国已经乱作一团。皇后陛下亚瑟和一部分十三人卷入了一场危机。能够稳住局面的,只有阿尔弗雷德。
    那天晚上,亚瑟再问魔镜“谁是黑桃国最强的君主?”时,魔镜给了和上次有点不一样的答案:“是那住在小矮人家,即将成为国王,选择篡位的阿尔弗雷德。”
亚瑟愤怒地得知猎人想把阿尔虏到方块国当王妃,不过还好,阿尔还活着。
亚瑟思考着如何骗过阿尔弗雷德,把他带回家里。他偷偷查阅了最黑暗的魔法,制作出了一种毒药。然后他扮作一个小商贩,敲响了小矮人们的小别墅门。
“嗯?你篮子里那是什么?”
     亚瑟陛下假扮的小商贩立刻道:“早上好,可爱的男孩,这是憨八嘎,黑桃国的前国王比较爱吃这个。”
     阿尔弗雷德半信半疑,他要走了八个憨八嘎,但是只给了一半的钱。
“小伙子,你给我的钱不够啊。”亚瑟数着从阿尔那里递来的银币,脸上显现出怒色。
  阿尔弗雷德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剑,锋利的剑锋直指亚瑟的要害。
         亚瑟一惊,身体向后倾去,却因躲闪不及,篮子里的东西散落一地,那根本不是憨八嘎,而是施加了魔法的司康饼。
  “呵,果然是你这个老头!我不是说了要出去闯荡一番吗?没想到你居然为了不让我继承王位,就打算在我外出远游期间杀死我,然后对外宣称我意外身亡,心安理得的加冕成王,对不对?”阿尔弗雷德冷笑一声,瞥了眼地上的死扛:“没想到为了杀死我,不惜将自己最拿手的司康饼变成自己最不能忍受的憨八嘎,然后骗我吃下去。对了,你到底在里面加了什么东西?你这个该死的黑桃皇后……”
见阿尔弗雷德不愿意和他回家去,亚瑟决定狠下心来,自己亲自动手。王位的事情先搁置一边,至少,他宁愿让阿尔弗雷德就这样死去,也不想让阿尔被带到方块国当王妃。
  “我只是按照憨八嘎的菜谱做憨八嘎,结果做出来了司康味的憨八嘎。对了,我还加了点风油精和维他柠檬茶……”
一听到“维他柠檬茶”几个字,阿尔脸都青了。
     “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猜到是我的?”亚瑟依然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很是轻松。
  “还用猜吗,就你那标志性的粗眉毛,黑桃国,哦,不对,这个扑克黑塔世界没有比你眉毛更特别的人了!”趁着阿尔说话的空当,亚瑟突然一个猛窜,拾起地上的死扛便把它塞进了阿尔的嘴里。
阿尔立即把嘴里刚被硬塞进去的死扛吐了出来。但是刚才他匆匆忙忙吃下去的那四个憨八嘎的毒性开始发作,在挣扎着抵抗毒性发作失败以后,阿尔弗雷德昏倒在地。
       亚瑟居高临下地看着昏厥在地上的阿尔:他已经永远醒不来了。
这场博弈的胜利者是自己。他嘴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苦笑,眼中还是有泪水的。他转身快速离开了这片森林。
小矮人们回来了。
他们发现自己无法叫醒阿尔弗雷德。有人开始抱有不好的想法。
三天后,他们依然无法叫醒阿尔。误以为阿尔已经不在人世的小矮人们只好让王城的工匠打了一口玻璃棺当做最后的礼物送给他。
  听说黑桃国的国王还没登基加冕就被自己后妈一样的皇后毒死了,梅花国举国欢腾,各路妖魔鬼怪,魑魅魍魉蠢蠢欲动。在得知确切消息以后,那些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们打算趁黑桃国的结界弱化时入侵黑桃国,试图把黑桃国变成他们的乐土。
  小矮人们有好几位都是黑桃国的“十三人”,危难关头,他们只好以“出售等身人偶”的名义将他们阿尔扮成黑桃国王的样子卖掉了。他们把阿尔卖给了宫里的一位女仆,她是阿尔弗雷德的疯狂崇拜者。
  在被转卖后的第四天,亚瑟赶走了入侵者,他在王宫摆下庆功宴,邀请其他各个国家的十三人参加出席宴会。
在宴会上,有一个拍卖活动。买走阿尔的女仆由于顶撞了弗朗西斯等方块国的贵宾被免职了。在搜查她的房间时,王耀发现了玻璃棺和阿尔弗雷德。他觉得这玩意一定能买个好价钱。他派人将阿尔和他的其他拍卖品放在一起。
在搬到拍卖厅的时候,玻璃棺被狠狠的扔到地上,摔碎了。阿尔弗雷德并没有醒来的迹象。在场所有人都相信,他只是王耀带过来用来拍卖的人偶。并不是前段时间传言中“被皇后毒死的未登基加冕的国王陛下”。
  亚瑟已经忘记了前段时间的事,他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做工精细的人偶”。
“他好帅啊……”亚瑟感慨道,“面庞洋溢着青春的朝气,但是服装又显出一分成熟稳重和优雅。他就是我理想中的黑桃国国王的样子!不过怎么说,我一定要买下他!”
最后的出价时间到了。弗朗西斯出价300万金币和方块国的一半领海。亚瑟想了想,决定以自己为最后的筹码。
“我出价我自己!我要以身相许。”亚瑟此言一出,全场惊呼。
王耀疑惑着询问道:“还有人要出价吗?如果没有,那么——”
没有人再出价。
“粗眉毛,呸,亚瑟·柯克兰,一次,两次,三次,成交!”王耀狠狠敲下了拍卖锤。然后,他不小心手一滑,拍卖锤砸到了阿尔弗雷德的头上。
阿尔弗雷德醒了过来,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不过还好王耀给他贴心的解释了一切。
就这样,拍卖会也走向尾声。
拍卖会结束后,黑桃国的新任国王阿尔弗雷德在众人的见证下加冕登基,又和刚才扬言“以身相许”的皇后陛下结婚了。
  至于马修?哦,他留在方块国成为了御医。弗朗西斯没再坚持让马修谈婚论嫁的想法,他觉得马修能留在他身边,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好。
故事讲到这里,也算是happy ending了。至于阿尔为什么睡了那么久?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讲故事的人而已。

 




评论 ( 1 )
热度 ( 26 )

© 吃土黑鹫维洛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