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黑鹫维洛蒙

这里维洛蒙,外号乔治三,维鸽子。主活跃于米英/fgo,其他的看置顶。

天雷md/D5,基本信条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但愿不要自找麻烦谢谢。

门牌号:435084175,欢迎扩列

【APH/扑克设定大长篇】endless 13 days 第零章

CHAPTER.0
“家人什么的,都不存在的。朋友什么的,也不需要的。神明啊,是不会理解人类的感情的。”

  木柴在火中噼噼啪啪的燃烧着,这一点小小的火,证明在这旷野中尚有生者。
夜幕依旧笼罩着天空,没有散去的意思。明月早已西沉,满天只剩几颗时隐时现的,冬日可见的恒星。
  在火堆旁边,有一个人在将手靠近温暖的火苗,试图让自己冻僵的手恢复知觉。
“啊呀,你值夜怎么能不带手套和护具呢?这么冷的天,很容易冻伤的。”一位值夜的士兵也挪到火堆旁取暖,他的四肢已经几乎和护甲冻在了一起,早已消失了对双手双足还属于自己的印象。
   “对不起啊,打扰到你了。”先前的那个人搓了搓双手,摘下被融化的雪水打的透湿的手套,指尖上的严重冻伤痕迹在火光下清晰可见。他的手指因寒冷而麻木,知觉并没有完全恢复,关节还是僵在半空的。
  “你既没穿铠甲,也没穿棉大衣,你到底是谁呢?路过的居民吗?”士兵又往火堆的方向凑近了一些。先前的那个人见士兵的如此举动,轻轻嘟哝道:“大家都冻坏了,红桃国那群人真是够不依不挠的啊。”
那士兵回到营帐,拿来一只鱼形酒壶,里面还有一些朗姆酒。他原本想和这位奇怪的旅人畅饮一杯。但是无奈天气很冷,冷到酒壶里的酒都结了冰。
“原本想和你喝一杯的,现在酒都冻成冰块了。若是有缘再见的话,我请你去王城埃尔格纳德的那家酒馆好好喝几杯。听说,两个月前,有人在那家酒馆见到了被皇后陛下赶出宫,狼狈不堪的国王陛下呢。”说到这里,士兵把酒壶放在火堆旁,拍拍先前的那个人的肩膀,叹了口气,说:“快到黎明了,咱们也该去哪就去哪吧。我们明天还要和红桃国的人对峙,旧王城兰敦还在他们手里,不夺回来,永远是个遗憾。你呢,如果和家人失散了,尽量去找他们吧。毕竟他们也挂念着你啊。”
“家人啊,不存在的。”先前那个人说,他只是盯着火堆中逐渐化作灰烬的木柴,一言不发。对于他来说,他的家人,恐怕就和这些灰烬一样,早已消逝在红桃与黑桃这两个国家之间“九月战争”的战火中了。
他的家人同诸多百姓一样,是“九月战争”的受害者。
他很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形——“九月战争”里黑桃国惨败,整个王城的居民被屠杀殆尽,之后,敌军毁掉了这座“不落之城”。他的家人奋起抵抗,和敌军奋战到最后一刻。但还是因寡不敌众,抱着对故国的不舍与遗憾败退。
敌军的将领还当着他的面将他的家人逐一杀害,唯独他被赦免了。可这样活着,对他来说,比下地狱还要难受。他一个人彷徨在死亡与废墟的阴霾下,只能像个孩子一样哭泣。
自此,他一直过着四处流亡的日子。直到这个雪夜,他不慎丢失了打火石和行装,双手的冻伤折磨的他难以入眠,他才和贼一样溜到旷野中的一小堆火塘旁,烤火取暖。
他将自己的经历讲给了和他一同坐在火塘旁的士兵。随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和他来时一样,风一样的消失在旷野里。
这位来去匆匆的旅人给士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士兵一直想知道他的名字,而且,士兵还记得和他的约定。所以,在战场上和敌军交锋时,那士兵一心考虑的只有活下去,实现和那个人的约定:相约那间酒馆,悠闲的喝着朗姆酒,看狼狈不堪的国王陛下借酒消愁,有意买醉,之后又被皇后陛下的人拖回王宫。
黎明时分,士兵所属的军队取得了大胜利,他们攻下了一座城池。这离他们收复旧王城兰敦的目标又近了一步。士兵他们没有乘胜追击,再收一城,而是选择休整,以防红桃国卷土重来。
那人的身影没有再出现。士兵看向远方略有阴霾的天空,继续站岗放哨,没再思考过多的事情。“和他再见面,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士兵轻轻安慰自己说。
十三天后,收复了旧王城兰敦的士兵和军队凯旋而归。在结束授勋与庆功大会后,士兵和几位战友来到公墓,悼念他们的司令官——黑桃10,颂猜。
在公墓,士兵发现了那人的身影。他立在一座白色大理石墓前,手中握着一束白蔷薇,虽然他的服装比那晚要华丽精致,但是那双手套是绝对不会错的,士兵记得那双手套。他确信,两个人一定是同一人。自己的记忆不会出现差错。那天晚上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和自己一同坐在火堆旁烤火取暖的,就是他了。
“哟,早啊,马修大人。”士兵仔细端详着那个人的相貌,将记忆里的人物一一对号后,他确定了那个人的身份:黑桃国御医,也是黑桃国十三人之一的Ace——马修•威廉姆斯。
“喂,你出现幻觉了吗?他不是马修大人啊!马修大人三天前就过世了。”士兵的一位战友听到了他对那人友好的招呼声,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惊恐。但是士兵却不知道这位战友为何如此惊恐。他依然和马修打招呼。
马修没有任何回应,他放下白蔷薇,转身离开。就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神情平静自然。
士兵见他走远了,立即来到马修刚才站立的墓前。等他看清安眠此地的逝者的姓名,他如同遭雷击般怔在原地。“我,一定是出现幻觉了……”他颤抖着指着碑文的手指,向后挪着脚步,结果他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抬头一看,居然是面无表情的马修。士兵瘫坐在地,失声尖叫起来。
“呐,游戏开始了咯。神明大人的游戏。”马修露出了和他平时的风格极不相称的扭曲笑容,随即,在众人面前,他竟然化作一堆黑色的鸟翎,消失了。
  “神明大人的游戏?变成黑色鸟翎的马修大人……”士兵仍然没有从刚才的事情中反应过来。不过,时钟塔的钟在此刻鸣响了。时钟塔一旦鸣响起钟声,就象征着黑桃国必有大事发生。
“三天前时钟塔已经鸣响了一次了。怎么,这次又有‘十三人’之一过世了?还是说,那个什么‘神明大人的游戏’开始了?”士兵的一位战友不安地抬头,望向远处笼罩在层层雾中的时钟塔。
  那人话音刚落,其他人之后只听到钟声回响在耳畔。伴随着回响的钟声,一切都在剧烈的改变,眼前的一切都在崩解消失。
  待到钟声停止,世界也停止摇动的时候,士兵发现他和他的战友们已不在王城。但是他们面前的街道是那么熟悉,和记忆里的旧王城兰敦一模一样。难道说,他们回到过去了?
  “喂!你们几个,站岗时间怎么可以集体打瞌睡呢?”卫队长约翰的训斥声传来,几个人吓得打了个激灵,立即面向前方,立正站好,保持站岗的姿势。
  “刚才的一切,只是个梦?”士兵出了一身冷汗,他一边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一边回想着刚才的诸多细节。可是,刚才的事情从他的记忆中消失了。与其说是消失,不如说是和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午后,王城竟飘落起纷纷扬扬的大雪,这让士兵和他的战友们感到十分惊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雪。士兵也就见过一次,他很清楚的记得,那还是他很小的时候在黑桃国的北境——他的家乡,黑桃和红桃,梅花三国的国界线附近的边境小城。
  傍晚时分,雪小了点,风丝毫没有消减的意思。看来,今晚必将迎来一场暴风雪。
  在天地一片白茫茫之中,士兵看到有什么东西从远处地平线飞奔而来。
等对方逐渐靠近,大家才看清他的容貌。原来是马修和他的“御用坐骑”白枫从远方疾驰而来。
  马修和那位士兵,两个人擦肩而过仅仅只有一瞬。但是那一瞬,不足以支持士兵去询问那些没有答案的问题。
换岗休息的时候,士兵在城墙上和马修再次不期而遇。命运似乎暗示着士兵必须向马修询问那个问题才能防止一次次尴尬的见面再发生。
  “打扰了,马修大人,小的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士兵怯生生的开口向马修询问道。 马修听到了他怯生生的声音,兴许是读出了他内心的不安,面对士兵时,马修换上一副温和的微笑,轻声细语的问:
“什么事情呢?士兵先生?”
  “梦,您相信梦吗?梦里发生的事情什么的,会是一种预示?我在上午站岗的时候和杰森他们几个睡着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醒来时,梦的内容又消失了,就和不存在这个梦一样。”
      “哦,是吗?”马修的眼神有所改变,看起来,他像是在隐瞒什么。
“马修大人,请恕我直言,您三天前不是已经……”士兵的话说到一半,结果被马修尖刀一样的眼神挡了回去。他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你们人类,真是有意思啊。”马修扔下这句话,离开了。与其说是幽灵,倒不如说,马修可能真的是坠落人间的神明,他的话,不像是平时的他可以说出来的。
   大抵是又过了三天,黑桃国王阿尔弗雷德和黑桃国皇家近卫队与红桃国的Jack费里西安诺,国王路德维希率领的红桃国精英兵团在离王城兰敦有40公里的重要城邦路易斯城进行激烈交锋。
   那天晚上,黑桃红桃两国几乎每一位国民都听到了这样的神谕:
  “赞颂吧,为神明对扑克黑塔世界的恩赐。”
  “毁灭吧,那些不和既定秩序的人与物。通通徘徊于虚空。”
“轮转吧,永无止尽的十三日,直到一切回归于原本的秩序。开启各国之间的新的千年吧。”

——更替之时已至,请奉上一切旧时代之秩序,旧时代之时间,以叩响新千年的门扉。

评论
热度 ( 6 )

© 吃土黑鹫维洛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