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黑鹫维洛蒙

这里维洛蒙,外号乔治三,维鸽子。主活跃于米英/fgo,其他的看置顶。

天雷md/D5,基本信条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但愿不要自找麻烦谢谢。

门牌号:435084175,欢迎扩列

【APH同人/米英】候鸟

超扎心的米英短篇。
黑桃KQ设定。ooc有。
结局很迷,如果看不太懂可以在评论区说明或者私信我。

不管在这个世界,还是扑克黑塔世界,都有候鸟与留鸟。
  对于扑克黑塔世界来说,黑桃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和平就是一只候鸟。候鸟飞离之时,黑桃国必定与多年来的老对手梅花国或者隔海相望的方块国交战。
  这一次,命运似乎和黑桃国开了个大大的玩笑,和平的候鸟扑凌着翅膀飞向了红桃国这一越冬地。自此,黑桃国和梅花国的战火持续了百年,两国的人民不知道春日何时会到来,候鸟何时才能归来。
 

关于这场战争,黑桃国的皇后陛下亚瑟·柯克兰多半都记不清楚了,他与此相关的记忆和一盒被打翻以后掺杂在一起的什锦糖果一样,杂乱无序。
他醒来时,身处王宫后花园的白亭里。战争尚未结束,自己怎么会有闲心在这里悠闲的享受下午茶呢?就算是要享受下午茶,在战争尚未结束时,自己也该在驻军的地方才对。
  一个蓝色的身影从蔷薇花丛附近闪过,是谁?还未等亚瑟想出答案,那个蓝色的身影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后了。
  “睡醒了吗?亚蒂?春天才刚刚到来,小憩一下不会错过多少景致的。反正每年都差不多的嘛。”
是阿尔弗雷德。
“阿尔,战争还没有结束,你怎么能出现在这里呢?”
   “战争已经结束了。”阿尔弗雷德的语气出奇的平静,没有一点胜利者的喜悦之情。“和梅花国的那群家伙签了和平条约,他们近来是不会再对黑桃国有任何行动。”
  见自己的皇后有些疑惑,阿尔弗雷德将他刚折下的花放在对方的膝上。
一只知更鸟落在白亭旁的夏栎树下的草坪里寻找食物,它很好奇这两个人的一举一动,同时也在思考这两人会不会给自己一点面包屑吃。
“亚蒂,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关于候鸟和留鸟的故事。”阿尔弗雷德看到了在草丛里觅食的小家伙。
  “秋季到来时,候鸟都会离开这里,去更加温暖的地方越冬,到春天再回来。然而,有一只候鸟却与众不同,在其他候鸟准备飞往越冬地时,它却在和一只留鸟嬉戏。
留鸟很乐意同它一直持续这样快乐的时光。就这样,当大部分候鸟踏上飞往越冬地的旅途时,它仍在留鸟身边逗留。”
  故事讲到这里,报时的钟声从王城的钟楼传来。阿尔弗雷德没有讲下去,他对自己的皇后说道:“明天下午,我会继续讲一部分。这个故事很长,在我小的时候,你经常讲给我听。”
  “阿尔,你觉得你自己和我,谁更像是候鸟呢?”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答,他只是露出和平时一样阳光的笑容。
他的笑容在亚瑟的眼中逐渐模糊,周遭的景物也模糊了,和隔着一层毛玻璃那样。等视野清晰起来时,出现在眼前的不是花园的白亭,而是自己的卧室。
**
  “你知道吗?你已经昏迷了三个星期了,亚瑟先生。”
“马修?我这是在哪?”
“您现在很安全,这里是您在王宫的卧室。”
  “阿尔弗雷德呢?他怎么不在这?在开会还是又罢工出去玩了。”
马修伸手示意在门口站着的女仆,让她叫国王陛下来探望。
阿尔弗雷德来了,他看起来应该是刚从战场赶回,蓝色的大衣上沾染着刺眼的大块血污,那些血,可能是敌军的,也有可能是他自己的。
  “太好了,亚蒂。你总算醒了。这三个星期里,我们稳定住了战局,北极熊他们暂时撤退,目前两国的Jack正处在抗衡阶段。根据王耀昨天送来的战况报告,我们还不必去前线支援。”阿尔弗雷德露出充满胜利希望的笑容将最近的战果向自己的皇后一一列举。
“也就是说,我们离胜利的那天不远了?阿尔弗?”
“嗯?阿尔,这场战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你不是说已经结束了吗?你刚才在花园告诉我的……”亚瑟皇后并不觉得刚才在花园的一切只是自己的梦。
“战争还没有结束。”阿尔弗雷德一改平日里的风格,收敛了自己的笑容。“亚蒂,我觉得你可能失忆了。你也许在梦里看到的,是上一次战争时候的事情。”
“这场战争自从前任国王的时代就开始了。只不过期间打打停停,但是战火没有停止过,和平也没有真正的到来。那些所谓的和平都是短暂的,或者被其他地区冲突掩盖的王城周边的和平而已。”
  亚瑟不愿再回忆关于这场战争的任何事,一旦他试图这样做,就会感到剧烈的头痛袭来,打断他的思绪。
  在收到前线告急,急需国王亲自披挂上阵的战况报告前,阿尔弗雷德留在王城,在照顾皇后陛下的同时,也要完成文件的批阅。王耀不在,皇后因伤需要静养,加之战况的影响,阿尔弗雷德的工作量翻了好几番。
  候鸟的故事一直困扰着亚瑟。他在梦中向阿尔弗雷德提出的问题也没有得到答案。
***
后来不知从何时起,阿尔弗雷德每天都会在梦中给亚瑟皇后讲候鸟的故事。
梦醒时分,亚瑟询问阿尔弗雷德一开始的问题,阿尔弗雷德每次都只是一笑而过,不予作答。
“随着冬季的临近,候鸟越来越难找到食物了。如果不是留鸟的慷慨相助,它可能真的会在前往越冬地前死于饥饿。
  其他的候鸟都离开了。为了和这只留鸟相处,候鸟将自己飞往越冬地的日子一拖再拖,直到第一场雪洋洋洒洒的将这里染的一片洁白。
候鸟必须要离开这里了。它如果再不出发,它会被这里的严寒夺去性命。但是,候鸟还是不愿离开留鸟。
‘我不是和你一样的候鸟啊,你快飞往越冬地吧。这里的冬天很漫长,食物也不好找。’
‘我已经爱上了这片土地,也爱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还有你。这里即为我的归宿。’候鸟看着黯淡的天穹,稍微往留鸟那里凑近了一些。
可是,候鸟还是无法与自己的本能抗衡。它还是离开了这里。在一个黎明,选择了不告而别。在寒风中艰难扑凌着翅膀,飞往越冬的地方。
留鸟对它的不告而别没有感到惊讶。它默默地祝福候鸟可以平安飞往越冬的地方。之后与这片土地上的其他生灵一起,面对漫长的严冬,静候春雷再次唤醒这片土地,候鸟乘着袅袅的春风回到这里。”
  故事到这里再次中断。阿尔弗雷德和故事里的候鸟一样,不得不选择离开。因为梅花国的国王伊万携方块国国王弗朗西斯一同卷土重来。若黑桃国再不让国王亲自赶赴前线,后果不堪设想。
亚瑟皇后和故事中的留鸟不同,他执意随阿尔弗雷德一同赶赴前线。没想到,他的到来竟然大大鼓舞了士气,黑桃国的将士们在阿尔弗雷德的指挥下愈战愈勇,很快就转入了决胜的一战。
决战前夜,亚瑟刚刚进入梦乡,和阿尔弗雷德在后花园的白亭相遇,候鸟的故事还没有开场的时候,急不可耐的敌军在夜色的掩护下发动突袭,他们想尽快结束这场战争——黑桃国的人也是怎么想的。
  这场战斗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晨。亚瑟用尽最后的一点力量,驱逐了敌军的首领之一——方块国国王弗朗西斯。之后,他因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这场战争已与他无关。
****
这一次,亚瑟昏迷了三个月才苏醒过来。他苏醒时,阿尔弗雷德不在身边。
“你终于醒了阿鲁。大家都快担心死你了。”黑桃Jack王耀见他苏醒了过来,立即让女仆端来红茶和食物。
“我昏迷了多久?战争结束了吗?”
“三个月前就结束了。”王耀毫不客气的回答道,“我替你做了整整三个月的工作,阿尔那小子太气人了阿鲁!”
  “他现在在哪?”一听到阿尔弗雷德的名字,亚瑟突然兴奋起来,他迫切想见到阿尔弗雷德,问他这场战争的结果如何,以及候鸟的故事以什么的结尾落幕。
  面对亚瑟的询问,王耀面露难色,说:“阿尔弗雷德这小子出访方块国了。后天应该能回来。”
“没关系,我等他回来。不管多久都可以,这样他可以平安归来,和故事的候鸟一样……”
那天晚上,亚瑟进入梦乡,和阿尔弗雷德在后花园的白亭相遇的时候,候鸟的故事也该落幕了。
“迟到了三个月的结尾。亚蒂,我很抱歉,结尾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
“嗯?难道候鸟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吗?没有飞往越冬的地方…… ”
“比这个更残酷。”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你要听吗?真的比‘候鸟离开了留鸟没再回来’这种结局更加残酷。”
  “没关系,阿尔,我准备好了,你讲吧。”亚瑟盯着阿尔弗雷德海蓝色的眼睛,他看到阿尔的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海蓝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冬雪消融,百花齐放,春日终会降临。留鸟欣喜的等着候鸟的归来,然而,它等来了其他的候鸟,却始终没等到自己喜欢的那个候鸟的身影。
‘ 也许,它可能在前往越冬地的途中已经离去。它走的太晚了。’留鸟告诉自己说。
春天过去了,候鸟都悉数归来,唯独没有那只候鸟的身影。留鸟认定它已经离自己而去,放弃了等待。
  秋风再次萧瑟的时节,候鸟们纷纷启程飞往越冬的地方,留鸟也跟着它们一同起飞。
随其他候鸟飞上云霄的一刻,留鸟这才想起来,自己也是一只候鸟。而它深爱的候鸟,可能是一只不知道自己家在何方的留鸟,也可能是另一只候鸟。
到达越冬的地方,它没有找到它的身影。问当地其他的留鸟,它们见过那只“候鸟”,它们说,它已经飞往了其他的地方。而且,它们还说,它一定不是留鸟。
它可能找到自己的族群,在另外的地方越冬。
昔日的留鸟深爱着候鸟。但当真相大白,候鸟也爱上候鸟时,它们可能永远也不会见到对方了。”
故事落下帷幕,别离时刻也已到来。
“我已经不在原本的世界了,你以后只能在梦里和我相遇。当你彻底忘记时,我也不会出现在梦境世界。我会和故事里的另外一只候鸟一样,一去不回……”
面对阿尔弗雷德的告别,亚瑟十分平静。他只是点点头,轻描淡写的说:“那就这样吧,阿尔。你以为没有你,我就承担不起整个黑桃国了? ”
从睡梦中醒来的亚瑟没有拆穿王耀的谎言,他知道阿尔弗雷德已经离去的事实,这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
那只候鸟三个月前回来了,黑桃国与梅花国,方块国又恢复了和平。三个国家都付出了代价才换来长达百年的战火的熄灭,只是这代价对于黑桃国来说太过沉重。
*****
待到黑桃国的初夏到来时,亚瑟带着一大束白蔷薇到墓园去拜访已经离他而去的恋人。
“你最喜欢的就是蔷薇了,亲爱的亚蒂。”他将白蔷薇放在那里。
一个半透明的身影出现在墓碑旁。亚瑟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你来了?这三个月过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不觉得你的身体有多好,太虚弱了。”
“是吗?但是你的身体已经不能使用了。残缺的容器,是无法容纳原本的灵魂的。不过作为我的归宿倒是不错。”
  “是吗?亚蒂,你喜欢就好……”亚瑟笑了,这是他在战争结束以后第一次露出会心的笑容。
亚瑟回到了王宫以后,并没有继承国王的职位,也没有再用过自己原本的名字阿尔弗雷德。
他愿意就这样和故事里的“留鸟”一样,在真相大白以后,不再留恋过去,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吃土黑鹫维洛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