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黑鹫维洛蒙

这里维洛蒙,外号乔治三,维鸽子。主活跃于米英/fgo,其他的看置顶。

天雷md/D5,基本信条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但愿不要自找麻烦谢谢。

门牌号:435084175,欢迎扩列

圣夜的都铎玫瑰【圣诞迟贺】

◎一个短篇。灵感源于今天的历史课。
◎国拟
◎迟到的圣诞贺文,可能不是甜的orz

深夜,大概是凌晨三点左右,他从梦中惊醒。醒来后,他的第一个举动是看向窗外。然而窗外是一片寂静的废墟。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胸口的剧痛又一次因为那些事情而发作。
他怀疑是那些枢轴的家伙又来了。出于警惕,他想在黑暗中摸索,寻找自己的手枪。但是,当他发现枕头下只有一本书时,一切又烟消云散了。
平静下来,感知到房间中的玫瑰花的香气时,他这才意识到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这不是之前当做临时居所的摇摇欲坠的小屋。窗户上的窗帘不是棕色的破布,是墨绿色的,带着蔷薇的底纹的。房间里是打过蜡的木地板,不是冰冷的瓷砖地面。
根本没有枢轴的bombardment aircraft从空中飞过,也没有恼人的洋芋兄弟,更没有那个笨蛋。
那个笨蛋。
一想到那个人,他的心率又加快了,哦,天哪,自己为什么要想这个让自己也很恼火的家伙呢?他知道,这家伙一定会在将来取代他的地位,他所拥有的一切,地位,名誉…到时全部让位给他。
他的健康状况自从那场毁灭性的战争后每况愈下,可以说,他已经一病不起了。但是面对那些面露哀伤神色的人们,他又不得不逼迫自己振作起来,至少,他从来不会把他病弱的一面展现给其他人看。
直到他在那个雪夜昏倒在一户人家门前。
之后,经常有人来他的住处探望他。有普通人,也有学生,也有他已经辞职的前任秘书,还有老人,中年人,甚至王室成员。
来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他要离开,可他们送来的是祝福而不是临别的话语。
有些拜访者是几乎每天都来的,除了他的助理霍华德和他的女仆之外,只有那个人了。
他,那个自称是美/利/坚的人每次来拜访他的时候,基本上都会笑嘻嘻的祝福他即将迎来“重生”,而且他还特别强调“就算忘记了一切,也不要忘记我”。
他最后一次来是几小时前。这次来拜访时,他带着一大束红色的都铎玫瑰。
“这是你的国/花,我知道你最喜欢这种花了。虽然我很想给你白蔷薇,但是这季节我找不到蔷薇花。所以,我打算用这束花表示我的心意。”
“我爱你。”那个人贴在他耳边将这句短短的话语吐露出来。
自己曾经所拥有的一切将因为他而化作虚无,那些曾经的辉煌时代都是亦真亦幻的泡影之梦而已。这是命运精心为他准备的绝境。然而,那个人突如其来的告白,恐怕是这绝境之中降下的唯一光芒。
“你其实是人类吧?像我们这样的存在,是不可以拥有多余的感情的。”
“怎么说呢?我们虽然都是国拟,是意识体,但是我们都被赋予了人类名字。所以说我们是可以拥有一部分感情的。我希望你明天醒来之后还记得hero我哦,平安夜快乐。”
照他这么一说,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圣诞节那天的清晨,他没有像往常一样醒来。昨夜的那束都铎玫瑰也一同随他被放入棺柩。但在夜幕降临时,随着那人的到来,重获新生的他又出现在相同的地点等待相同的,必定会来的来访者。
  即使如此,到了最后,命运并没有发生改变,仍然按原先的轨迹行进。他还是选择了妥协。
你还是你,他还是他。
他们彼此没有搬离自己的居所,彼此都还是国家。
但是他已经不再是大/英/帝/国了。褪去荣光,从曾经立足的顶点走下的他,只是英/国而已。
凋零的都铎玫瑰不会在平安夜再度盛开。但对他来说,那个人正是那可以依托之人,是即使物换星移,也让他看到希望的微光。
就算他没有迎来“重生”,从这世界上消失,那份恋情也不会随即迎风飘散。
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也许那些昔日荣光有会繁华落尽的一天。当重获新生的他再度和那人相逢时,就算他已经忘记自己的恋人,多雨的岛国也会迎来一个如同梦境般的白色圣诞。
那是他记忆中曾经梦到过无数次的,细雪纷飞的银白圣夜。
在这圣夜盛开的花,是他即将远去的光辉记忆的余晖。
曾经拥有世界的他,怀着那份传达到耳畔的爱意,就这样,化作圣夜的都铎玫瑰消失。
对于重获新生的他来说,他自称是美利坚,名为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恋人在圣诞夜的告白和表明心意的都铎玫瑰都显得太过突然。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吃土黑鹫维洛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