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黑鹫维洛蒙

这里维洛蒙,外号乔治三,维鸽子。主活跃于米英/fgo,其他的看置顶。

天雷md/D5,基本信条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但愿不要自找麻烦谢谢。

门牌号:435084175,欢迎扩列

【米英】MUN(模拟联合国)26题

 自制的26题,题目授权后可拿去自用,部分题目接受改动。

    cp:模联老手米×(失忆后的)模联萌新英

  1.Accept(接受)

  没有哪一位代表是完美无缺的。不管是英文委员会,UNSC还是MPC亦或是ICAO,甚至于许多代表望而却步的中文委员会。

  每一位曾经参加过MUN的人都不会忘记初次参会时的紧张,一个个的失误与全力以赴,却遗憾的与荣誉失之交臂的泪水和自责。

  每一位带领新手的引路人,都会包容并接受自己身边的这位新人的所有失误。

  亚瑟是初次踏入模拟联合国的萌新,虽然能将学术标准熟记于心,也为会议做充分准备,但是他缺少上台发言的勇气与接受批评的耐心。

  “没有关系,我正在学会接受这样的你。我保证,一定要让你成为我最好的pather。像以前那样。”

  

  2.Belief(信任)

  阿尔弗雷德坚信亚瑟会成为一位优秀的MUN代表,可以活跃于各个会场。所以,不管亚瑟出现在什么样的会场,他都会选择不予干涉。即使亚瑟是国家代表,他是MPC,他也会在远处默默对亚瑟予以支持。

  同样的,在会场上最重要的也有信任。如果说共同利益是构建The bilateral agreement或者A multilateral agreement的要素。那么,相互之间的信任是影响双边或多边协议成功与否的重要原因。

  3.careful(细心的)

  不管是写作draft resolution(决议草案)或者Working paper(工作文件)一定要细心。

  当阿尔弗雷德完成对draft resolution的写作以后,比较细心的亚瑟必定会为他纠错。

  就算有的时候亚瑟可能无法参加会议,但是通过电子邮箱,依然可以及时将修改完毕的draft resolution发送到阿尔弗雷德的电脑上。

  4. Draft resolution(决议草案)

  通常情况下DR[1]都是由阿尔弗雷德独自一人完成,不管他在参会时是哪个国家的代表。(大部分时间是美国代表)而校对工作由亚瑟完成。

  有的时候亚瑟也会自己撰写DR,但是他并不会将校对工作交给阿尔弗雷德,而是自己在完成写作后自行校对。

  然而,似乎亚瑟自己所写作并校对的DR,被通过的几率比阿尔弗雷德负责写作,亚瑟负责校对的可能性要高。

  就算这样,阿尔弗雷德还是认为亚瑟只是运气好而不是在写作DR上比自己要擅长。

  

  [1]DR:决议草案(Draft resolution)的缩写

  5.Everlasting(永恒)

  对于一些人来说,能拥有一次MUN的参会经历就是可以向亲友吹嘘的资本,是转瞬即逝的首次机会。他们在兴致全无后就会离开,从MUN这个圈子彻底淡出自己的身影。

  但是对于像阿尔弗雷德这样经验丰富的引路人来说,模拟联合国(MUN)已经由单纯的喜好上升成为无法割舍的情怀之一。

  幸运的是,在其他新来的成员都悉数离开后,亚瑟依然留在了这里。

  “你为什么要留下呢?亚蒂。”晋升为会长的阿尔弗雷德在单独谈话时这样向亚瑟询问道。“和你一起加入这里的同学都退出了。你真的很特别。”

  “这是你曾教给我的:‘一次模联会,终生模联人’。就算在会议期间暂时身为国家,但是,身为国家的我们,怎么能半途而废呢。”亚瑟回答道,他的回答没有任何迟疑,也没有优美言辞的修饰。

  当亚瑟回答那个问题时,阿尔弗雷德总认为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亚瑟,而是作为英格兰的国家化身的亚瑟。

  “既然如此,那我就允许你留下来,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你已经不能后悔了。”

  “我进入模拟联合国以来,从没有后悔过。并不是因为你的缘故,而是因为喜欢。”

  6.Friendly amendmen(友好修正案)

  在模联大会上,代表可对决议草案提出修正案(amendment),原决议草案的起草国不可签订修正案,附议国可以签署修正案。

  当修正案由一国或多国提出时,主席将现场询问起草国是否同意加入该修正案,如果在场没有起草国反对,则作为友好修正案加入决议草案。

  “英/国代表提出了修正案。请问现场起草国有无反对?”

  “美/国代表反对这项修正案加入该决议草案。”

  “那么,作为起草国的哥哥我,也就是法/国代表,我同时反对他们两个的意见。”

  “你到底反对谁啊?”

  “都反对。因为England是附议国,所以提出修正案很不合理,而且这条修正案明显对US和UK两国有利,对EU有一定影响。而且,美/国不同意这条修正案明显有问题,所以我两边都反对。”

  “你为什么要说出来呀!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他有没有忘记一些学术准则而已。”

  “三位请注意现场秩序。组织好语言再发言。”主席团成员立即维持秩序,平息了这场闹剧。

  像这样的玩笑,实际上不止一次在会场上能够上演。如果足够细心的话,一场模拟联合国大会并没有那么无聊。

  7. glory(荣誉)

  每一场模联会都设置了许多奖项。能够从代表之中脱颖而出,获得奖项的代表,都会深感荣幸。

  实际上,得不得到奖项不重要,只要是能够积极参与其中,已经是有荣誉感的一件事情了。

  当亚瑟站在领奖台上举着颁发给他的“最佳代表奖”时,坐在台下鼓掌的阿尔弗雷德有那么一瞬间像是置身联合国大会的会场。

  阿尔弗雷德从正装的口袋里拿出一张意向条。他不敢将这张意向条递到亚瑟面前。意向条上用会场统一提供的签字笔写着像是一首小诗一样的几句话。

  我的pather拥有如同五月阳光一样的沙金色头发。

  他还有一双祖母绿般的眼睛,让我想到了一座有精灵栖息其中的森林。

  他是曾经制霸七海的领主,也是昔日荣光的余晖。

  他是我的pather,名为England的孤岛绅士。

  如果有“最佳赞美pather奖”,毫无疑问,阿尔弗雷德是它的得主。

  8. Hero(英雄)

  在亚瑟面对尴尬局面时,只要阿尔弗雷德在场,他会立即站出来帮助亚瑟缓解尴尬。

  有时,当作为英/国代表的亚瑟被其他代表质疑甚至遭到言语上的攻击时,阿尔弗雷德总会和一个英雄一样保护他。不管他在这次的会议中是否为美/国代表。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要帮在立场上对立的英/国代表?因为我是他的hero。”在一次接受MPC记者采访时,阿尔弗雷德这样笑着回答道。

  9. Independence(独立)

  “虽然DR可以一个小组/blog出一份,但是,作为美/国代表,DR得自己写一份才行啊。我可不帮你。”

  “可是写作确实不是我的擅长领域,说服技能我是满点,不过,写作技能的点数却低的可怜呢。”

  “就算从US和UK的角度来讲,你既然都宣布独立了,那么,你的有些事情也不要再指望我会帮忙了。就比如写DR。”

  最后阿尔弗雷德还是自己完成了一份DR。在发送给亚瑟修改时,他就亚瑟提到的美/利/坚和英/格/兰的问题,以美/利/坚的视角这样回复道:

  “他们都说我得到了自由却失去了你,或者说‘独战枪声一响,从此再无羁绊’。实际上我并没有失去你,只是美/利/坚为名,越过原来那层隔阂,去默默守护你,悄悄在心里爱着你。独立只是为了换一个身份和你延续那段羁绊。”

  与此同时,正在和英/国一同喝下午茶的美/国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你感冒了?”

  “没有。就是感觉有人在提我的事情。而且还是关于我为何独立的事情。”

  10.Justice(正义)

  阿尔弗雷德每次担任美/国代表时,都会建立自己的blog,并且以固定的取名模式命名:(会场名)+某正义blog。

  今天的阿尔弗雷德,依然在模联大会的会场上和学校里绝赞募集“拯救世界”的正义伙伴。

  11.key(钥匙/答案)

  如果说,阿尔弗雷德是亚瑟在MUN界的引路人,也是将大门钥匙交给他的那个人,那么,用钥匙打开大门与否的决定权还在亚瑟这里。

  事实证明,亚瑟不仅利用钥匙开启了自己通往MUN世界的大门,还给阿尔弗雷德带来了困扰他许久的一个问题的答案。

  “试问,你在接下来的还会是我的partner吗?亚蒂。”

  “当然。有我在的话,你就不至于再惹出新的麻烦了。”

  12. Liberty(自由)

  亚瑟和阿尔弗雷德是一对配合默契的partner。他们总是坚持着这样的信条:给予对方一定的自由,既要默契,也要双方都安心,不会有紧张感的距离。

  除了这一点,他们能够一直保持着partner的关系,大概也是因为他们在具体立场上产生分歧,在基本立场上,却都追求正义与自由(liberty)。

  13.MPC(主新闻中心)

  每一场会议中都少不了MPC的记者的身影。他们会隐藏在各个会场里,及时发回报道,有时会撰写评论员文章,或者访谈一位代表。在新闻发布会上,他们还会随机对现场的各国代表予以采访。

  一场会议结束以后,主新闻中心(MPC)的记者被允许进入会场采访各国代表。

  其中有一位记者拦住了正在离席的美/国代表阿尔弗雷德,就会议的议题,民航安全问题对他予以提问。希望挖掘出什么阴谋论的端倪来。

  “请问美/国代表对刚才的会议有什么看法?”记者小心翼翼的提问着,他不希望直接切入正题会遭到对方的拒绝。

  “除了UK代表意外的很配合,没有反对我的观点,其他的没有什么可以在意的事情。”

     嗅到阴谋论的味道的记者立即追问道:“他平时,或者说以前的会议上都反对你吗?”

  “当然。他如果不反对我可能会不开心呢。”说这话时,亚瑟正在往阿尔弗雷德的方向看,他皱着眉,对阿尔弗雷德的回答很是不满。

  “很好,尊敬的美/国代表,我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吗?您不感觉您的观点和议题有阴谋论的意思吗?”

  “阴谋论?除了我喜欢他,只不过悄悄通过意向条给他传达心意,称呼他为honey,激怒他了以外,没有其他的阴谋。”

  说这话时,阿尔弗雷德向亚瑟举起了一张写着“I LOVE YOU,ARTIE”的意向条。

  14. Need(需要)

  在MUN界,有些配合默契的一对搭档会逐渐由partner或者友人变成恋人。

  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就是其中之一。

  无需多言,只要一个眼神,一句简短的话语,一句“I need you。”(我需要你),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不一般的“搭档”关系。

  15.Observer(观察员)

  所谓观察员,即为在会议时,观察和听取情况的代表,他们不能不作为正式参加者,也不可以参与进会议进程。

  不过,如果有耐心和那些Observers聊一聊的话,或许能得到许多有价值的情报。

  当然,有的时候Observer们会提到一些与会议无关,却能作为闲谈时可以当做话题的事情,就比如说主席团成员之间的过往,那些代表们的一些情报。

  据说,有一位观察员曾经将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的情报,以及其他代表的情报提供给了作为会场摄影记者的本田菊。所以,后来菊在各个会场之间走动时,拍下了不少很有意思的照片。也在会议期间甚至会议结束以后让他们两个成为了学校里的新话题。

  所以,阿尔弗雷德并不希望在会议期间Observer给MPC记者或者摄影记者们提供太多情报。如果有,那也只能无奈接受了。

  至少,他和亚瑟正在由partner转变成不一般的“搭档”一事,基本上和他们一同参加过会议的同学们都很清楚。

  16.Pages(意向条)

  意向条,模联会上用以与其他代表沟通,或者进行游说,向主席团传达请求的小纸条。

  在阿尔弗雷德放在书柜,和那些收藏品一同被很好的保管着的小木匣里,放着他和亚瑟在学生时代的纸条与每一次参加模拟联合国大会时的一些意向条。

  其中有一张意向条是阿尔弗雷德最为珍视的存在。即使上面只写了极为普通的“冷静一点,阿尔弗雷德”这句话。这张意向条,曾经帮助阿尔弗雷德逆转场面,为他换来了一次圆满落幕。

  他那次站在领奖台的身影,是他在离开MUN前,最后一次在领奖台上亮相。

  17.Quarter(容许之心)

  会犯错误是难免的会有的事情。当然,意见不和的时候也会出现。

  他们有时会计较,有时仅仅一笑而过。但是,不管是计较与否,他们都会将矛盾和不愉快的经历化整为零,容许对方的错误,和好如初。

  也许,这就是他们能够一直维持着令其他人羡慕的完美搭档关系,又由pather成功转型为lover的原因之一。

  18.Rely(依赖)

  有那么一天,他们发现了一个事实:他们已经无法离开对方,彼此之间产生了依存之心。

  他们现在进入了新的阶段。建立于信任之上,由pather向lover转型期间必经的一个时期,相互依存与相互依赖期。

  19.Summary(摘要&小结)

  亚瑟有记录笔记的习惯,每一次参加会议时,他都会准备一个笔记本,将一些很在意或者对他的发言很有价值的观点简要记录下来。

  在最终会期之前,每一个会期结束以后,亚瑟会再次整理自己记录下的内容,结合主席团成员发布的会议发言记录和其他代表的工作文件,整理出一份会议小结。

  这份小结将协助阿尔弗雷德写作Working paper(工作文件)与在接下来的会期中帮助阿尔弗雷德出谋划策,分析现况。

  “对我来说,像亚瑟这样的完美搭档,我相信世界上应该找不出第二个。”

  “下一次自己写Working paper,以及,你在会场是一个country,不是一个英雄,琼斯。”

  20.Tea break(茶歇时间)

  茶歇时间,会议的东道主会为各位参与这场会议的所有人提供饮品和甜点。

  唯一让阿尔弗雷德不太满意的是,有苹果派和布朗尼,芝士司康,却没有他最喜欢的hamburger。

  实际上亚瑟有的时候也对茶歇时间提供的甜点不是很满意,因为,他总觉得甜度不够。

  “hey,亚瑟,你觉得茶歇怎么样?”

  “除了红茶以外都不满意,你呢?”

  “咖啡和苹果派还说得过去,却没有hamburger!”

  

  21.Unmoderated caucus(自由磋商)

  在自由磋商时间,代表们可以自由在会场中走动,自由交流,也可以暂时离开会场,去解决一些其他的问题。

  在亚瑟第一次参加会议时,阿尔弗雷德说,根据他的参会经验,有些成功的DR,就是产生于自由磋商时间的意见交流与交换观点之中。

  事实上,在会场上的阿尔弗雷德大部分时间都还是严肃认真的。他不会在自由磋商时间像个孩子一样发表一些幼稚的言论,也不会认为自己是hero。

  阿尔弗雷德很讨厌那些认为自己只和一个小孩子一样每天活在白日梦之中的人。

  22. Vote(投票,表决)

  每一场模联大会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虽然,每次亚瑟对阿尔弗雷德说“我反对你的意见”,但在投票的时候,他却会投赞成票。

  今天的亚瑟依然傲娇全开呢。

  23. Working paper(工作文件)

  临近大学毕业的最后一年,阿尔弗雷德还是因为学业与个人身体问题退出了MUN社团。

  他和亚瑟的位置发生了交换。原来是由阿尔弗雷德写作Working paper,亚瑟负责修改整理。现在变成了亚瑟写作Working paper,阿尔弗雷德负责修改与提出意见。

  就算暂时退出了社团,他们两个的关系不受任何影响。

  24.X(罗马数字10)

  阿尔弗雷德的退出没有给亚瑟造成什么影响,但是却对社团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原本人数不过20余人的社团,最后只剩下10个人。

  亚瑟去医院探望阿尔弗雷德时,将MUN社团近期的一些事情告诉了他。

  “那是他们的选择,既然他们要走。我也不会挽留。”阿尔弗雷德只是笑了笑,翻阅着手中的一本相册。

  “这是在你加入的前一年,刚刚继任会长的我和那些成员的合影。和现在的社团一样,只有10个人。”阿尔弗雷德指着相册里的其中一张照片给亚瑟说。“你知道前任会长是谁吗?亚蒂?”

  “还没有听你提起过。”

  阿尔弗雷德将相册翻到下一页,一张沾染了墨迹的合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那张合影上,每个人都举着各自的国家牌,身穿正装,带着笑容站在W大的教学楼前。站在第一排中间的是阿尔弗雷德,他左手举着写有“USA”的国家牌,站在他旁边的人手里举着写有“UK”的国家牌,然而,面部却被一片墨迹给遮挡住了。

  “下次来的时候,记得带一瓶可以洗去墨迹的清洁剂。”  

  25.Yield time to ...(将剩余发言时间让渡给...)

  阿尔弗雷德还记得亚瑟在失忆前最后一次与他一同出席在W大举行的MUN秋季会时的一些情景。

  关于让渡时间,在手册中是这样叙述的:有时,代表们的发言时间多少是有剩余的。若剩余时间尚且可以容纳一名代表发言,则代表们有权将剩余的发言时间让渡给其他代表或者主持会议的主/席(chair)或者评论。如果想让渡给其他代表,请将意见提前达成一致。让渡给主/席,等于自愿放弃剩余发言时间。

  在那场会议上,阿尔弗雷德总是将自己没有用完的发言时间让渡给亚瑟。亚瑟会对阿尔弗雷德的观点予以补充,或者有意表明自己的反对态度,在投票表决时再转为支持,撰写DR时与阿尔弗雷德保持同一立场。

  他们现在在会议上依然会采取这样的做法。

  26. Zero(零)

  “就算你失去了关于MUN和我的所有记忆,我也会从零开始,让你重新成为我的pather。我亲爱的亚蒂。”

   事实证明,琼斯最后还是得偿所愿。

   在他临出院之前的那天,亚瑟又一次来病房探望他。这次来的时候,亚瑟穿着正装。他刚参加完一场在W大举行的MUN春季会的闭幕式。

  “哟,你又来了?”

  “听说你明天就要出院了,所以再来探望你一下。”亚瑟在病床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将手提书包放在左手边的矮柜上。

  “我让你带的可以洗去笔迹或者墨迹的清洁剂带了吗?”

  “带了。”亚瑟从手提书包里拿出一小瓶阿尔弗雷德所说的清洁剂。“你还在在意那张合影的事情,所以打算擦去那块墨迹是吗?”

  “是的。”

  阿尔弗雷德用一块备用的眼镜布沾了一点清洁剂,小心翼翼的擦去合影上的那块墨迹。他一直保持专注,一点点失误就会毁掉整张合影。一旦毁掉这张合影,重新照是不可能了,因为合影上的有些人已经和他们失去了联系。

  墨迹被擦去后,站在阿尔弗雷德旁边,手里举着“UK”国家牌的人,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这是我吗?”

  “看那粗眉毛,除了你以外还能有谁呢?亚蒂。欢迎回来,我亲爱的前任W大MUN协会会长。”

  END.

  

  

评论 ( 8 )
热度 ( 24 )
  1. 落英神斧诺埃德吃土黑鹫维洛蒙 转载了此文字
    模联人落泪,有生之年总算见到模联26题了
  2. Silhouette2511吃土黑鹫维洛蒙 转载了此文字
    模联人爆哭中! 觉得这个设定超带感! 我们那场甚至可以写匿名Page,最后署上一个your secr...

© 吃土黑鹫维洛蒙 | Powered by LOFTER